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缥缈风烟录》缥缈风烟录 龙空 君臣文 缥缈风烟录清水文

更新时间:2019-12-01 12:07:54

《缥缈风烟录》缥缈风烟录 龙空 君臣文 缥缈风烟录清水文 连载中

《缥缈风烟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虬胡山主 分类:武侠主角:段思平,段思良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缥缈风烟录》的创作,是作者虬胡山主原创的武侠网文,网络故事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书单必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月色正浓,顺着井口向下望去,能够看到井中倒映着月光的银白色积雪。按照常理来说,井水很少结冰,因它多来自于地下水道,被泥土隔绝,纵使严寒袭来,水也仍然是活水,所以井水也能冬暖夏凉。显然,如今井中积雪,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色正浓,顺着井口向下望去,能够看到井中倒映着月光的银白色积雪。

按照常理来说,井水很少结冰,因它多来自于地下水道,被泥土隔绝,纵使严寒袭来,水也仍然是活水,所以井水也能冬暖夏凉。

显然,如今井中积雪,那就说明这井已然是干涸了。

赵九重背着小叫花从井口跳下去,段思平与段思良紧随其后。

这井约有五六丈之深,宽有两丈至三丈,紧密一些站下四人倒也不成问题。

赵九重抬手,指向了一侧以岩石所密封之处,道:“先前进入这井中,我也以为自己是弄错了,找了半天想着回去继续研究那棋局,却不曾想想要上去的时候,却见到这里写了一首诗。”

段思平后退了些,顺着赵九重所指引的方向,看向了那一整块岩石。

却见岩石之上,雕刻着两行诗句:

日照当空凌绝顶,雌鸡破晓欲遮弥。

大唐破碎山河逆,万马千军以破之!

这首七言绝句非是名家所做,字迹虽在岩石之上十分深入,但笔法却并不算精明,不过,其个中含义,倒是令人忍不住想到了李唐时节,武则天垂帘听政的事情。

自古以来,牝鸡司晨都是大忌,因古往今来红颜祸水,古有夏之妹喜、商之妲己、周之褒姒、晋之骊姬,并称为四大妖姬。

这四人国色天香,美若天仙,可谓是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将帝王迷得神魂颠倒,无心朝政,致使江山社稷出现巨大问题。

显然,在多年以前,二圣临朝,武则天垂帘听政这件事情,被天下间许多臣民所不容,于是才会生出反抗她的心思。

段思平念了两遍这首诗,微微一叹道:“那武曌虽说是女子,时任君王时,也做了些令人觉得有错之事,但是却对子民还算不错,改革了科举制度,稍微令寒门弟子,有了一些喘息之机会。”

赵九重挠头,开口道:“那武则天真有那么厉害吗?我爹以前给我说她的时候,都说她害了李唐气运,若非是她临朝为帝,伤了大唐龙脉,大唐的气数,到今天说不定也不会尽。”

段思平笑了笑道:“这天下之间,哪里有什么龙脉、气运一说,有时政局不稳,加上百姓苦不堪言,所以才进行杜撰,以此来安抚民心,而若是有什么人想要谋朝篡位,也会编撰出类似的东西来,到处宣扬,当年秦末汉高祖斩白蛇不就是如此?大部分此类杜撰,都可做伪,至于有一些,比如说对武则天的看法,则是眼光狭隘,被古人的想法所蒙蔽,当然,她也定然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

段思良点了点头,道:“嗯,这武则天虽是女子,但也算是个英雄人物了,所以说,这些人想要推翻他的事情,最终没能成功。”

赵九重挠头道:“那段皇爷,你在大理之中,可也有这样的传说?”

段思平目光一瞬,笑道:“你猜?”

段思良笑道:“我兄长自然也有传说。”

赵九重连忙道:“快说说,是什么样的传说?”

段思平开口道:“还是不说了。”

段思良急忙道:“兄长不愿意说,我却替他说的。说是我兄长去苍山洱海上放牛,而那牛儿口吐人言,说了思平为王四字,接着回到家里,那门前的鸡也喊思平为王。至于后来,则是有关于一些我兄长得到神仙点化,包括得到一把神枪,还有龙马的事情,总之这些事情,都非常有趣。”

赵九重听得目瞪口呆。

段思平道:“都是你与董迦罗二人胡闹,传这些事情,至少也令人信服一点,这些事情说出去深思起来有几个人能信?”

段思良哈哈笑道:“可百姓们就是相信这些,如果他们不信的话,怎会如此支持与你,甚至连你我二人生身之事,他们不也编出来了。”

小叫花好奇道:“那牛和鸡真的说话了吗?”

赵九重急忙道:“你这傻小子,他们那是在哄百姓呢,百姓们以为他们是天兵天将,所以就相信他们了。不过这么一看,这世上百姓,也都不太聪明,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相信呢?”

段思平叹了口气道:“所以自古以来,百姓是容易被愚弄的,他们听信传言,又在似是而非的传言之中蒙蔽双眼。实则我们二人乃是武将世家,哪里会放牛养鸡?只是百姓们喜欢这样的故事,这样才能与他们拉近距离。”

赵九重若有所思,道:“看来哪一天我想要做大事了,也得编出这些话来,说起来,我娘小时候给我说的就很有意思。”

小叫花好奇道:“赵大哥有什么故事?”

“咳。这还跟我的乳名有点关系。”赵九重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出生前一天夜里,我娘梦见了菩萨和莲花坐下童子,恰好我就要出生了,于是第二日她便去应天禅院中进香,正巧天上下了春雨,她又行动不便,却在这个时候,我就出生了。”

小叫花十分羡慕的看着赵九重,道:“之后呢。”

赵九重道:“之后我娘说我身上有异香,生下来不会哭只会笑,浑身赤红,十分不凡,那香气足足三天才散去。”

段思平沉吟点头道:“这话也并非是随意杜撰,你身体强壮,先天就要比常人更强,出生之时,血气之香,的确经得起推敲,所以你娘应该并非是胡乱骗你的。”

赵九重挠了挠头,道:“嗯……”

小叫花急忙道:“那赵大哥,你方才说了你的乳名,但不知是叫什么名字?”

赵九重的脸顿时红了,道:“咳,那名字不提也罢。”

段思良笑道:“据说中原之地,为了叫孩子好养活,总是会取一些二狗、三猫、四犊、石头之类的贱名,估计你这赵大哥也是如此。”

赵九重一下就急了:“什么贱名!小爷的乳名乃是香孩儿,金贵的很!”

“哈哈哈哈哈。”段思良笑出声来,捂着肚子道:“你也是武将世家,怎的叫了个如此大家闺秀的名字,真叫人……哈哈哈哈。”

段思平咳嗽了声。

赵九重脸色涨红,正要跟段思良争执。

小叫花却十分羡慕道:“这名字真好听。”

原本他也不觉得那些二狗、三猫、四犊、石头之类的名字是贱名,反倒有许多乞丐也是这些名字,那样的话,倒还叫小叫花觉得跟赵九重更近几分。

结果,赵九重的乳名却是叫香孩儿。

这名字确实如赵九重所说的那样,贵气十足,寻常人家也取不出来这样好听的乳名。

赵九重哼了一声,对段思良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一旁看戏的段思平道:“段皇爷你可得管好你这弟弟,你如此稳重,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弟弟,他看着都快赶上我爹年纪大了,却如此老不正经。”

段思平看着赵九重认真的模样,淡淡点头道:“所以,我们还是继续研究文种一事比较好些。”

话音落下,众人才回过神来,到这井下哪里是为了闲聊,明明就是为了寻那文种。

赵九重挠了挠头道:“问题就出在这里,我在这井下除了看到这两句诗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但是我觉得那东西肯定跟这两句诗有关系。”

段思良踌躇,道:“会不会是得解开这两句诗的含义?”

段思平缓缓摇头道:“绝非如此,这两句诗,不是什么藏头诗,只是为了宣誓对武则天的怨愤之情,以及反抗她的决心,更像是口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内涵。”

说着,段思平缓缓转身,看向了两句诗对面的岩石。

这处岩石则并非一体,而是错落有致,上下衔接,更巧的是,这处岩石墙壁再远处所连同的,便是那方水池。

这井水若是能够走进水池,说明此处就并非是完全密封,而是能够走水。

段思平抬起手掌,在这岩石之上摸了摸,仔细寻找。

后面三人神情专注的盯着他的动作。

却不曾想,当段思平手掌摸到了一块凸起的岩石上时,微微停顿了一下,跟着又用手轻轻晃动了几下。

段思平目中精芒一闪:“就是此处了。”

赵九重瞪大了双眼,道:“这里不就是一块石头?”

段思平向下按了按,没有将石头按下去,跟着便提起了右手食指中指,催动六脉神剑,朝着这块石头猛地一斩!

无形剑气刹那间冲破石头,令碎石崩飞。

而这碎石被打飞出去后,却露出了里面的一根已经生锈的铁杆,以及周边深邃漆黑的区域。

段思平喃喃自语道:“这里,却是藏了一处机关。”

说着,他挥手搬动了这铁杆。

整个井底四周的岩石石壁,竟瞬间震颤了起来,好似发生了地震一般。

碎石、尘土、积雪,都在飞快的簌簌落下。

段思平后退了一步,前方的一块岩石,却猛地向后错开,然后轰隆隆的落下了一半,最终却停止了下来。

四人盯着那处一看,却见到恰好能容纳半个身子进入的小口。

段思平开口道:“这么久的时间,这机关虽然精妙,但是却也不那么好用了,这岩石只能落下一半。”

说着,他抬步上前,凝聚内力,以掌力顺着那处猛地朝着岩石拍下!

但听啪的一声响动,整个岩石被他一掌撼动,生生划入了下方的那宽大裂缝之中,如此,才终于露出了能够容纳一人走进的入口。

精彩评论:

说实话,这本小说《缥缈风烟录》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武侠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缥缈风烟录》,作者(虬胡山主)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缥缈风烟录》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