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红颜不祸》红颜不祸水的历史例子 耽美 红颜不祸诱受

更新时间:2020-07-06 17:03:07

《红颜不祸》红颜不祸水的历史例子 耽美 红颜不祸诱受 已完结

《红颜不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玲珑彻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陆云,星翠

《红颜不祸》为玲珑彻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在星翠的记忆里,奶奶坚持要给小小的她缠足,她吓得哇哇大哭,疯狂逃窜。母亲没有能力阻止,只在绒椅上唉声叹气。被从朝堂上回来的父亲拦住了。那个时候,她对母亲的感觉是她太懦弱了。在星翠的恢复的记忆里,母亲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星翠的记忆里,奶奶坚持要给小小的她缠足,她吓得哇哇大哭,疯狂逃窜。母亲没有能力阻止,只在绒椅上唉声叹气。被从朝堂上回来的父亲拦住了。那个时候,她对母亲的感觉是她太懦弱了。

在星翠的恢复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体弱多病的病美人。

她有时候头痛发作,在绒面椅上,轻轻地托着头不言语。

她捉蝴蝶累了,她喊母亲抬头的时候,母亲已经痛得蹙眉,她那时年纪小,很心疼,却不知道怎么宽慰她。

母亲只说:“母亲体弱是母亲的事情,翠儿只管玩就行,如果翠儿愿意帮母亲一个小忙,就不要吵闹,到别处去玩好吗?”

她每次都点点头,然后寻一隅玩耍。

母亲离开家被化城掳走的时候,她哭得最伤心。

从化府一别之后,她放过化城,除了碍于连昭,主要是为了保命,没有命哪里去见金国的母亲。

她开始了漫漫寻母路。此去一路危险,很可能人没有见到,命先没了。

陆云答应她一同随行。说可以带她和使团一起去往金国寻机会母。可行军使团不可以随意带非官职的女眷。

陆府大厅内。

“你可以和我先成亲,此去路途遥远,随军战士也不会胡言乱语。”陆云边饮茶边说。

“陆哥哥又开这种玩笑了。”星翠淡淡地说。

她说完要走出陆府大门,刚刚踏过门槛,在门口如倒泥般昏倒了。

她原本身子弱,在蔽州地宫里染了痛疾,一时呼吸不顺,惊得陆云和倾城赶忙去扶。

里间内。

“姑娘的病情不容乐观,本来姑娘有过痛苦所致的旧疾,李某认为姑娘有天生被遗传的头疼症,并且姑娘心率不齐,旧疾新伤众多,多处筋骨损伤,不得随意走动。两年内不能长途奔波,需静养,需修骨疗伤、调理、养护心脏。头痛症发作无规律未知病源,这个还无从下手。”大夫语重心长地说。

“定配合大夫治疗。”陆云说。

大夫走后,星翠问陆云,为何对她长期禁足。

不论星翠兴平气和地讲、大闹一场也好,她已经一年多走不出闺阁。

她吃惊地发现,只要她一冲动,就会昏倒。

她明白,化城的软骨散是牵动她心脏病的罪魁祸首。

“我都是为了你好。你的身体大不如前了。”他抬起头,淡淡地对他说,“明天,刘十娘和你在晓香轩同住,我请来亲姨母照顾你。其他人我都不放心,唯独对姨母放心,姨母是我母亲生前最信任的亲人,她可以对你无微不至地关怀。”

星翠的眼泪簌簌地掉下来,闺房中的禁足生活让她抑郁不已,她说:“我嫁给你是否可以换取自由,我深知如今这个样子,身心不堪一击。母亲艰难,但我并不放弃,哪怕一人单独前往。”

陆云将书卷甩在桌子上,忽然站起来,气急败坏、神情严厉地大喊起来:“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外面的人怎样风言风语?她们说我钟情一个残花败柳!你竟然和连昭有过婚约,悔婚了还在人家府里住有数日,就算你不想做我的妻子,哪怕你是我的妹妹,这份污名也让我难堪!”

“你现在的样子是真正的京城礼教士。不再是乡野村夫陆云了。”星翠讽刺道。

“那我问你!你和他真的什么也没有?”

“没有做夫妻之名更没有夫妻之实。”

陆云突然冷静下来,星翠的为人他很清楚,在仇人面前都容易抖落出实话,在他面前要么说实话,要么沉默。何况她并不爱陆云。并不需要刻意隐瞒什么。

他默默地转身,沉默片刻说:“我就信你一回,婚事就从简吧。”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星翠也不知道她的选择是否正确。

新来的姨妈看起来哪里都好,平时也笑容满面,作为府中的女管事也算尽责尽职。

但她的控制欲特别强,细致到星翠亲自熬碗羹汤的自由都没有,最让星翠苦恼的是,她也囚禁了她。

冬日的阳光虽稀疏但平和,阳光的照拂下,躺椅上的她慵懒着看着书籍,默默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只见刘十娘端着一碗姜汤在她旁边,已经入冬,这热气腾腾的姜汤旁人看了甚觉诱人,她却毫无心情。

“姑娘,把这姜汤喝了吧。”她笑盈盈地说。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星翠很是厌恶。

看似她淡淡地表情回应刘十娘,实则看穿了一切,她说:“放这吧,我呆会喝。”

“姑娘,现在就喝,我看着你喝。”姨妈笑意没有消失,但眉宇间却有不耐烦的意思了。

“啪”地一声姜汤碗被星翠的一下子甩到了地上,玉碗摔了个粉碎。

众人吓坏了,仆从们自见过姑娘起就没有遇到她对下人发火的样子,更别说摔东西。

仆从们被吓傻。刘十娘倒不慌不忙地责备她说:“姑娘,你这是为何,平常好端端的,这一次干嘛发这么大的火,过几日要做新娘子,传出去也不怕人家说陆大人的妻子是一个不领情、不通情理的女主子。”

星翠整理好书籍,把书籍端正地放在桌子上,从椅子上下来,理直气壮地问:“你平常都给我喝些什么汤药?是调养的药还是废我武功的汤药。”

她突然心虚了,怯懦地说:“都是大夫开的药。”

“我尝汤药里有一味药材带腥味,腥味中带咸,很像麻软骨虫的味道,用其他无用的、有用的药材,取其浓烈的苦味盖之,虽然气血上来了,但却越来越嗜睡和软疲无力。你让大夫把药材都拿来给我验,药材识别方面,我不输大夫。”

“姑娘饶命!”刘十娘突然痛哭道。

星翠正要发怒,突见陆云慢悠悠地走进来,他反而很淡定地说:“十娘你告诉她,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坊间传言,姑娘是水性杨花之人,上到骠骑大将军、中到大理寺少卿对姑娘仰慕已久,坊间,少卿和姑娘的传言更甚。我寻思姑娘走南闯北、一生武艺,并不愿单独留在闺房,既然心留不住,身子总留得住,您以后是亲侄子的妻子,陆府的女主子。我就跟少主建议说用麻骨软虫,慢慢去除你的功力,对身体没有特别大的害处,只是疲乏点而已。也好让姑娘多多静养。”

“真是荒唐!你可知道,没有了武功,我如何到金国,如何保护自己,麻骨软虫药粉会让人上瘾,身疲力乏,一个月以后,就患有嗜睡症。”星翠指着刘十娘气愤地说。

“你要我下半辈子三分之二都在梦中,岂不是醉生梦死。”星翠说着要甩巴掌过去,被陆云抓住,他说:“你不要无理取闹。她也是为了我考虑。”

“陆云,我以为你是无私的哥哥,没想到你这么自私。难道使团出使金国也是你编造的吗?”

“无私的苦,已经让我受够了。伤害你也是我太爱你了。”他淡淡地对她说,眼神里没有丝毫愧疚,如此冷血无情。

“你就是个疯子!”

“对!我就是疯了,从你对我说只把青梅竹马的感情当亲情的时候,我就疯了。”他的眼圈红了,众人见了对少爷好心疼。

情深而虐让星翠顿时奔溃。

“滚!”星翠指着外面说。陆云带着下从拂袖而去。

倾为关上门的时候留给星翠一个严厉地眼神。如今他的武功远在星翠之上,他既是少爷的下属也是少爷的兄弟。

他也是最拥护少爷夺取星翠的人。

这群人丝毫不顾及一个女子的感受、感情、思想,以及她寻母心切。

星翠跌倒在房间里,带着深深的悲痛。如鲠在喉的无处发泄的愤恨让她如密闭空间里的臭泥,她随时可能会心痛而死。

爱过她的人伤她最深,陆云是这样,连昭也是。

小香轩是带一个可供阳光洒进来的院子,四周是深墙和视楼,视楼上有看管的侍从,她被囚禁在晓香轩这个笼子里不得安生。

1219嘉定十二年。

枣阳城,城楼上,骠骑大将军远眺,完颜讹带兵聚集在城门下准备攻城而入。

只见一片白衣胜雪的士兵和雪景融为一体,二十万大兵压境,可想形势如同千钧一发。

“开箭!”

话音刚落,立毙数人,数名金朝将领纷纷栽倒在地。他们是赶忙挡在完颜讹前面的几个一等将领。

将士无不服气和叹服,弓弩手蓄势待发,在孟珙玉一声令下的情况下,射杀无数。

孟珙在星途的陪同下赶往议事处:“子齐,伏兵是否等待就绪,门楼前的金军不足为惧,是引虎出洞之计,城东的金军来势汹汹,正经过寨前行军道,我令你安排的伏兵在峡口寨高山处就可来个瓮中捉鳖。”

“回大人,已经准备就绪。正等鱼进网。”

“切记,如果金人不中圈套,余兵临时改变路线,只要等狭道上兵力分散就可以直接出击,让他们退无可退,进无可进。但我军所占据的高山范围地要大,先炮楼远射、雷弹击打,军心慌乱之时再近搏,之前我说过瓮的数量越多越好,分散敌方军力为先。至少要十瓮。布置得怎么样了?”

“大人,已有十八瓮。蓄势待发。”子齐说。

“以寨为单位布瓮,子齐办事深得我心。”孟珙玉夸奖道。

“城下仗况如何?”孟珙玉转身问特传兵。

“报大人,楼前战事紧迫,但我方死伤不大,敌军阵仗以乱,阵形已无。”他答。

“遵命!”两名大将齐刷刷地回答。

孟珙玉见城楼下敌方已退,并带一众将领奔赴山寨,东城门外他们英姿飒爽、马不停蹄的飞驰的影子消失在雪花中。

孟家军的恭亲十八军在孟珙玉的增援下,连破十八寨,金军死伤无数,剩余苟延残喘的几队人马四处逃窜。仅有少数败将乱中逃命而去。不敢再向前一步。

“大人,子齐已派人将战俘押往场地,任凭将军发落。收缴的军器已经清点完毕。”

“子齐,你在这战俘中挑出金军重将,尽杀之。以示犯我大宋者必诛杀的军威。”

“谨遵军令。”

孟珙玉回到营帐已是四更,陆伊作为他的贴身仆从正在绒椅上裹被入睡,他被外头的马蹄声惊醒,他赶忙要起身,要给大人打洗漱水。

“你回你的卧居室睡吧,我自己来就行了。”孟珙玉淡淡地说,“你明日还是回去吧,回去告诉太君,军营里不兴人伺候。你和师爷学习管理账房,好生照顾太君即可。”

“是。将军。”他有点不情愿地说。

在陆伊崇敬的眼神中,他卸去盔甲,裹上居服,自己打了一盆清水洗漱了脸上的血渍、口里的尘土。

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妥当之后,准备入睡的孟珙玉疑惑地看着他,陆伊才说:“我想要和将军一样,成为杀金的战士,不想回府。”

“陆伊做好不顾艰辛,上场杀敌的准备了。将军放心。”

孟珙玉正准备入睡。

看到桌子上还有几封家书,其中有一封是成竹寄来的,他并翻开,他的神态从平淡中慢慢地严肃起来。问陆伊:“这封信是什么时候到的?”

“回大人,三天前晚上子时。您在东城城外杀敌三天三夜,属下没能提醒你。”

少年陆伊回旁边的营帐呼呼大睡之际,孟珙玉从枕头里取出星翠给他的帕子,抓紧绣花帕,心事重重。

从和星翠最后一面至今,已经两年有余,成竹给他捎来陆云要和星翠成婚的消息。

对堂堂的骠骑大将军却是致命一击。

孟老将军听闻太君身体每况愈下,打算接回老家枣阳府同住。

孟珙玉自然要当此重任。

老太君年轻时抚养孟老将军长大,待他独立时,并改嫁到京城,孟老将军感恩并在京城的将军府增设了怡寿院供太君颐养天年。

孟家军常年在外打战,孟老将军常驻枣阳。

孟珙玉也常在各军州沙场,更心系枣阳,老将军的四个儿子也各立门户,太君一心想要孟家最出众的小孙子早日成亲。

枣阳府内,太君披着红袍大袄在观景轩喝着茶,望着湖景,看似举止自在悠闲,细看神色忧愁。

成竹在侍女的领路下。穿过假山、湖景、独桥,来到湖畔的观景轩,对太君行礼。

“给太君问好。”

“成竹先生不必客气。请坐”

成竹落座后,太君打开了话匣子。

“你常和将军一起,不比沙场一起作战的将士只谈军事,他对你可曾提起哪位姑娘让他动心,成竹可知他的心仪之人是何身份?”

“小人不知。”

“你又要骗我,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珙儿曾和殿前司的陆大人在将军府前争抢一个女人,后来这个女人又和大理寺的连昭大人有过绯闻,这种名声不好的女人,还请成竹先生劝慰珙儿不要挂念。”太君语重心长地说。

她饮了一口茶又问:“成竹先生以为,哪家姑娘既能得将军芳心又能助他更加飞黄腾达,婚事讲究门当户对?还请成竹先生多多留心。”

“太君所言极是,依成竹所见,如今朝中最为合适的莫过于七贤王之女伊蓉郡主,七贤王是皇帝身边的谏臣,并无夺权的野心,位高权重,富贵比天齐,不会给孟家带来祸害,更能助将军青云直上。而且伊蓉郡主也深得皇上喜爱,聪明伶俐。和皇亲联这桩姻,离圣上不远不近,自然是极好的。不说权利,富贵定能更上一层楼。”

“成竹先生言而有理。能和皇亲联姻是我府上的莫大荣耀,可惜将军常年沙场上刀光剑影,性命堪忧,七贤王未必中意斗场之士。”

“七贤王阔达,对将军更是甚为喜爱,他和孟将军是忘年之交,更是同道中人,依我看,十有八九能成,太君不必顾虑。”

“那我定速速让我儿替孙儿璞玉张罗。如果他娶亲有了妻儿,也不会三过家门而不入,他一心只在他的雄图军业上,住驿站两日匆匆就走,也只见了我一面。”太君惋惜地说。

太君怎么也没有想到,成竹在将军的安排下,和七贤王安排了一场好戏。

给星翠换一生一世,不再是罪臣之女。

精彩评论:

当年玲珑彻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玲珑彻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红颜不祸》是玲珑彻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陆云,星翠)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红颜不祸》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